朱光耀:G20或批准首个全球数字经济指导原则

案例展示 admin 浏览 条评论
朱光耀:G20或批准首个全球数字经济指导原则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昨日在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上介绍,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已向G20杭州峰会提交《包容性的数字经济高级指导原则》。若得到批准,这将是第一个具有全球意义的数字经济重要指导原则。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在论坛上表示,反倾销不是国际贸易的主流,也不会对中国对外贸易造成重要伤害。

英国脱欧致全球经济“不确定”

朱光耀表示,当下世界经济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是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不仅在短期内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很大震荡,而且在未来两年内都使全球经济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朱光耀介绍,7月29日欧盟金融监管机构刚公布51家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这些银行都对欧洲具有区域内系统性影响,但从结果看,暴露出一些银行资本充足率不足,亟须融资,增强危机应对能力。全世界最古老的意大利西雅那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只有-2.44%,与一般标准5.5%有很大差距。

朱光耀还指出,西方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已出现明显分化,欧洲、日本的中央银行明确继续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已启动利率正常化进程。另外,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恢复缓慢、地缘政治风险等都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产生影响。

G20经济政策方面进展重大

他介绍了近日在成都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为杭州峰会做出的经济政策准备。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已向G20杭州峰会提交《包容性的数字经济高级指导原则》。若得到批准,这将是第一个具有全球意义的数字经济重要指导原则。

在促进经济活力方面,会议批准了经济结构改革九大领域及相关的政策指导原则,并向杭州峰会提交。这九大领域涵盖了结构改革领域的重要方面,包括促进开放的投资和贸易、促进劳动力市场的活力、促进创新等。杭州峰会批准后,G20各国根据各自国情加以认真落实。

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还提交了关于互联互通的全球基础设施联盟建设的决策;对包容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在会议公报中特别强调了包容性增长的重要性。

演讲中,朱光耀三次强调,G20进程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杭州G20峰会将对全球经济的创新、活力、联动、包容增长作出重要的、历史性的贡献。

龙永图:反倾销对中国影响有限

龙永图说,现在较多谈论中国钢铁等产业遭到反倾销,特别是欧盟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等问题,但实际上贸易摩擦问题尤其是反倾销问题,对中国对外贸易实质性影响很有限。反倾销所涉及的贸易量也不过占整个中国出口量的1%-2%,是很小的一部分。

关于欧盟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龙永图解释,中国入世议定书的15条涉及的是一个技术性地判定中国企业是不是反倾销的标准,根本谈不上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

据了解,议定书第15条规定,其他WTO成员在对中国企业发起反倾销调查时,如果中国企业不能证明其所处产业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则反倾销当局可以采用替代国价格进行倾销的认定和计算。

观点

刘世锦

房地产投资需求2014年已达峰值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昨日的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上表示,房地产投资历史需求峰值已过。

他表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由高投资带动,而高投资背后是出口、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等三大需求。现在出口、基础设施的需求已经触底了,房地产投资经过多年高速增长后,到2004年实际已经出现回落,这是一个历史性拐点。

刘世锦解释,占房地产投资70%的城镇居民住宅的历史需求峰值是1200万-1300万住户,这在2014年已经达到峰值。此后,房地产投资总量上持平,然后逐步回落。房地产投资的增速也从过去的百分之二三十降到去年的2%。去年9月以后,房地产投资已经出现同比的负增长。他还表示,即便是近期一线城市房价上升,仍未改变供求大格局。

有了副中心,北京房价也不会下降

李铁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原主任李铁在昨日的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上表示,北京有了城市副中心,房价也不可能降下来,而且还会处于上涨趋势。

他解释,这是因为北京的公共服务水平在全中国最高,中国占比10%的1.3亿高收入人口,第一个买房愿望就是想买北京的公共服务。

另外,如果建了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的房价会上涨,但一定高不过北京主城区。因为低端产业、低端人口迁出以后,主城区的各种基础设施水平会大幅度提升,公共福利通过二次收入分配也会大幅度提高,生态环境会大大改善,雾霾也有治理好的预期,这个房价还能降下来吗?

他介绍,还可以拿香港做参照,香港700万人口,房价是北京的三倍。所以北京主城区的房价不能下降,这是一个客观的市场规律,只能通过周边空间的缓解,要改变城市格局和布局,要尊重市场规律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才有可能调整房价问题。

交锋

龙永图VS陈志武:WTO红利结束了吗?

在论坛上,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提出“中国利用WTO红利基本耗尽”,遭到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挑战”:WTO最重要的红利是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给予国民待遇,这一点我们真的用好了吗?

陈志武在演讲中提出,过去十几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两方面的背景高度相关。一是工业革命带来成熟的技术,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地方生产非常容易。二是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秩序的建立。中国改革开放后,很快就成为世界工厂,依靠出口贸易、制造、投资拉动增长。

但是,陈志武认为,过去这些年来中国依靠现有国际秩序和加入WTO带来的红利基本耗尽,工业革命的红利也差不多用完,并且国有经济对工业化的帮助告一段落,今后好处小于坏处。中国粗放式的增长期已经结束。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在圆桌讨论环节对陈志武抛出质疑。曾担任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的他指出,中国加入WTO得到的最重要的一个红利是世界贸易组织和全球贸易规则。这一规则告诉人们,市场经济最核心、最基础的问题就是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给予国民待遇。

龙永图反问,但是这个WTO红利我们用好了吗?虽然各级政府,包括最高领导人都在强调要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给予同等待遇,但在投资、贸易等领域并没有真正落实。他认为,实际上WTO的红利远远没有用完。

对此陈志武表示,加入WTO带来的短期利益,也就是显性的粗放式增长的好处已经差不多用完。但隐性的深远影响还没有完全实现。WTO基于规则的精神,实际上代表了市场经济的核心原则。如果能够按照市场的文化、市场的规则去理解政策决策,十八届三中全会讲到的“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就能真正实现。陈志武说,对于中国来讲,这种意义上的红利是可以持续的,而且永远应该按这种路走下去。

焦点

房地产税该不该征收?如何征?

在论坛上,房地产税问题引起讨论。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城乡建设经济系主任陈淮认为,房地产税和房价没有关系,征收房地产税的第一要义本质是把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系转变为向自然人征收的直接税的税收体系。

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表示,征房产税对一些房产太多的人来说确实要调整既得利益,但不征房地产税也侵害了另外两部分人的利益。一部分人就是农民,现在是从农民那里廉价征地高价卖,把农民该得的部分通过征地转到政府手里,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推升城市品质,也满足了城里有房者的利益。

他指出,另一部分就是城里没房但是想买房的人的利益。医院、保障房等基础设施成本摊到最后买房者的群体头上,用新买房者的钱支撑了整个城市的需要,原来买房者不需要支付这个成本。

孟晓苏认为,征房地产税可以借鉴国外制度,不管是不是第一套房,所有的城镇住房都要征税。再配上退税制度,征税一个月之后根据家庭需要申报退税,鼓励赡养家庭。这样的话,首次购房者或者低收入者很可能退回100%的税,第二、三套的税就可能退不回来,从而对房子过多的人形成约束。

他还建议实行差别税率,按照房屋不同的品质和来源确定税率。按照购置原则征税,现在房子卖了之后就按照新的价值来交税。征房地产税可以从小产权房起征,因为这些人愿意缴,并且可以解决小产权房的合法性问题。

转载请注明:郯城县优旺钢构 » 朱光耀:G20或批准首个全球数字经济指导原则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