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SDR使用 助力全球金融稳定_1

案例展示 admin 浏览 条评论
扩大SDR使用 助力全球金融稳定

2月26日至27日在上海召开的G20(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举世瞩目。会议不仅重启了一度停滞的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以期完善全球金融安全网,确保其充足性和有效性,更好地应对系统性风险;同时,增强SDR(特别提款权)的作用,进一步完善国际货币体系等议题,亦在讨论之列。

会后发布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公报亦提出,欢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完成了2015年SDR定值方法审查,支持就研究扩大SDR使用的可能以及本币债券市场开展进一步工作。公报附件更明确提到,期待IMF在7月前完成关于分析和研究扩大SDR使用可能的报告。

SDR由IMF创设。随着2015年12月1日IMF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将形成以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五种货币综合成的一个“一篮子”计价单位。SDR没有充足和真实的价值后盾,只是一种观念上的“货币”资产,这不仅限制其更好地发挥作用,也导致实际发行规模不高,截至2015年4月,IMF仅仅发行了约2041亿(约合2800亿美元)。

G20成员国之所以一致要求扩大SDR使用,乃缘于当前SDR缺乏作为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的基础职能,用途有限。随着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呈现新格局,各国货币政策分化,而被众多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用作避险储备货币的美元,在处于加息周期叠加背景下强势上涨,进而引发新兴市场货币外流加剧,以及不少国家货币的竞争性贬值。因此,扩大SDR使用,甚至将SDR发展成一个新的基础国际储备,打造成超主权货币,如此,部分国家就可以通过SDR份额充实外汇储备,可缓解美元强势上涨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溢出效应。

至于如何扩大SDR的使用,历来官员、学者建议颇多,如各国央行投资SDR金融资产、主权基金或养老基金借此使其所持资产更多样化、以SDR计价发行绿色债券等等。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曾撰文从四个方面阐述如何拓宽SDR的使用范围,分别为:

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改变当前SDR只能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公认的支付手段。

积极推动在国际贸易、大宗商品定价、投资和企业记账中使用SDR计价。不仅有利于加强SDR的作用,也能有效减少因使用主权储备货币计价而造成的资产价格波动和相关风险。

积极推动创立SDR计值的资产,增强其吸引力。基金组织正在研究SDR计值的有价证券,如果推行将是一个好的开端。

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发行方式。SDR定值的篮子货币范围应扩大到世界主要经济大国,也可将GDP作为权重考虑因素之一。此外,为进一步提升市场对其币值的信心,SDR的发行也可从人为计算币值向以实际资产支持的方式转变,可以考虑吸收各国现有的储备货币以作为其发行准备。

“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这是央行对于SDR的期望。今年3月31日,IMF将在巴黎举行会议评估如何扩大SDR作为稳定货币的工具,期盼此次会议能够让SDR在维护全球金融稳定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转载请注明:郯城县优旺钢构 » 扩大SDR使用 助力全球金融稳定_1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