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融检查再次来袭 证监会称不宜过分解读

产品中心 admin 浏览 条评论
两融检查再次来袭 证监会称不宜过分解读

监管层拟下周再次针对券商两融业务开展检查,而这次的检查重点或将集中在中小券商。28日晚,证监会新闻办在对媒体的回应中证实了两融检查,但其亦表示对两融的“再查”属于上次检查的延续,属于“日常监管工作”。

券商两融再度来袭。

1月28日晚,针对券商两融业务再迎监管检查的传闻,证监会新闻办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予以证实。但其同时表示,此次两融检查属于上次检查的延续,为“日常监管工作”。

“1月16日,我会曾向市场通报对45家券商融资类业务现场检查情况。根据整体安排,近期将对剩余46家公司融资类业务开展现场检查。属日常监管工作,不宜过分解读。”证监会回应称。

“1·19”的A股大跌似乎并未能扭转券商两融业务的增势——仅8天之后,A股的融资余额经历短暂下降后再度“登顶”。

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27日,沪深两市融资余额已达11245.92万亿,而两融余额亦达11314.39亿元,两个数值均为两融历史单日最高值。

但站于峰值之上,针对A股的两融检查等政策风险信号却再次响起。

1月28日下午,据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称,“监管层将于近日再次启动对两融业务的检查;同时多家银行接获监管层通知要求加强信贷管理,严控流向股市。”

当晚,有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监管层拟再次针对券商两融业务开展检查,而这次的检查重点或将集中在中小券商。

分析人士认为,针对两融业务的再度检查及银行资金收紧的可能性,或将对两融、两融收益权转让及伞形信托等融资业务造成新的影响,而这也为A股的短期情绪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两融检查再度来袭

与A股融资业务有关的利空信号再次袭来。

对于两融再次检查的传闻,1月28日,华东一家中型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监管层将对两融业务进行检查,而这次检查的重点可能集中在中小券商。

“是有这个事,检查应从下周开始,大约要持续两个礼拜。”前述券商人士表示,“上次是查大券商,这次检查的重点在中小券商。”

事实上,在证监会上一次宣布两融业务检查及处罚结果的1月16日,其亦曾释放出将对两融进行“再次检查”的信号。

“证监会将适时再次启动对融资融券业务的现场检查,加大现场检查和处罚力度。”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彼时称。

需注意的是,在经历了上一次两融检查结果宣布所造成“1·19”大跌后,两融余额一度“受挫”后,再次升至历史新高。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1·19”大跌当天,沪深两市融资融券规模为10985.31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减少198.73亿元,环比下降1.78%,创最近18个交易日以来的新低。

但在6个交易日之后的1月27日,沪深两市融资余额又增长至11245.92万亿,而融资融券余额亦达11314.39亿元,两个余额值均为历史最高值。

即便如此,仍有部分券商在清理上一轮两融处罚中的逾期债务。而相关人士亦表示,对去年年中监管层拟修订并包含“两融可展期两次”等内容两融新规抱有期待。

“我们也说服客户,对逾期的融资进行清理。”华北一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表示,“但因为想把客户留住,很多券商都存在给客户展期的情况,小券商的问题估计更多,但这也间接说明展期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也希望包含可进行展期的两融新规定能尽早落地。”

去年7月,监管层拟对两融交易细则进行修订,原本6个月的两融期限最多可进行两次展期,这意味着两融的最长期限可延伸至18个月,但半年过去,这一交易细则的修订却迟迟未见定论。

此外,针对此前路透社报道“银行接到监管层通知加强信贷管理,严控流向股市”一事,截至记者截稿前,尚未能联系到相关监管部门予以证实。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的银行资金较难以传统信贷、银证投资或委托贷款等渠道流入二级市场,其参与方式主要为两种,一是伞形信托,二是对接两融收益权或以两融收益权为基础资产发行的资产支持证券(下称ABS)。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银行理财资金直接投资两融收益权的模式可能会受到限制,但其投资该类ABS受到影响的概率则相对较小。

“部分银行将两融收益权算作标准化资产,规避8号文监管,这种擦边球的方式可能会受限。”上海一家大型券商银行业研究员表示,“但ABS应该不会,这是监管层的鼓励方向,项目也变成了备案制,同时也能按照标准化资产核算。”

伞形信托收紧在即?

除券商两融外,可能受到冲击的还包括伞形信托业务。

该业务为银行以自营或理财资金对接信托公司所管理的伞形信托的优先级份额,从中取得由劣后担保的8.2%-8.7%左右的固定收益。

虽然未有消息指监管层对伞形信托业务进行窗口指导,但已有部分银行对该业务采取收紧策略,例如1月27日,光大银行已对其伞形信托配资业务进行调整。

当日,光大银行将伞形新增子单元的配资比例由1:3降至1:2.5,警戒线和平仓线则修改为93%和88%,同时触及平仓线需要在T+1日上午10:30前进行补仓,否则将被强行平仓。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除光大银行外,此前已有部分券商的合作银行对伞形信托的杠杆进行了收缩。

“我们最高时在1:3,后来是1:2.5,大约是一个月前就降到1:2。”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即便是这样,在1·19大跌那天仍有8个伞形(信托)客户出现了爆仓。”

分析人士认为,A股杠杆收紧预期的强化所带来的市场震荡,反而容易放大融资盘的爆仓风险。

“之前的政策对象集中在违规的存量融资和小额的增量融资上,但这样整治导致市场出现了大跌,进而引发部分正常的存量融资出现爆仓。”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如是称,“目前的趋势是,爆仓的发生可能进一步引起监管层的重视,反而进一步提高其对融资、配资的监管力度。”

但另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伞形信托的准入门槛较高,因而其主要的风险点并非投资者爆仓,而是在该业务的资金来源和结构设计上。

“伞形的问题不在投资者,因为有100万门槛,客户基本被认为是有足够风险承受能力。”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认为,“关键的问题是资金和结构,一是(伞形信托的)整体规模没有被披露,二是存在跨行业和监管部门的风险交叉,三是银行代客资金参与,风险暴露的外部性较强。”

转载请注明:郯城县优旺钢构 » 两融检查再次来袭 证监会称不宜过分解读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