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人首次远涉非洲捕鱼

2019-12-02 04:56栏目:行业新闻

  [核心提示]
近期,我市17艘远洋捕捞渔船,将启程前往马来西亚海域作业。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市就曾派出船员到非洲塞内加尔共和国(以下简称塞内加尔)捕鱼,作为我市第一批被派到遥远的国度捕鱼的船员,他们有着怎样的经历? 
让我们听当年的总领队林传平和轮机长包希占细说他们的出国捕鱼故事。
颠簸45天到达塞内加尔
1991年4月16日,是一个令林传平难忘的日子。那天,31岁的他带着16名温州人,从温州海洋渔业码头上船,前往广州。他们踏上了远洋捕鱼的第一步。3天后,他们搭乘中国水产总公司14艘渔轮船队的船只,从广州珠江口起航,浩浩荡荡地开赴非洲塞内加尔海域,将进行为期2年的远洋捕捞作业。
1991年,中国水产总公司在非洲塞内加尔接收一家日本渔业企业,温州海洋渔业公司获知这一消息后,提出要加盟塞内加尔远洋渔业开发。双方达成协议:温州方面派遣16名船员随船队前往塞内加尔,时任温州海洋渔业公司渔轮大队大队长的林传平担任总领队。“1985年,我国首次组成赴西非远洋渔业船队,抵达西非海域实现远洋捕捞,这已经是第八批次了,温州则是第一次组队参加远洋捕捞作业。”现任温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的林传平说,“我在大学里学的是海洋捕捞专业,很想趁这个机会出去闯荡一下。”
从广州到塞内加尔,航程有一万多海里,历时45天。“我们在到达红海的前一段航线,走的恰恰就是当年郑和船队的行进路线,所不同的是,郑和七下大西洋,最远只到了红海口和非洲东岸,而我们的远洋渔船队,则穿过红海继续西行,过苏伊士运河,横渡地中海,进大西洋后再向南航行了七八天,最后到达非洲西岸。”林传平对当年的航海经历记忆深刻,“在船上,几乎吃不到新鲜蔬菜,吃得最多的就是土豆,后来,我看到土豆就不想吃。”
在大海上航行,不但要克服气候剧变、航路不熟以及语言不通等重重困难,更害怕的是碰到台风。“出了马六甲海峡后,我们遇上孟加拉湾1号台风。”林传平回忆起那次经历,至今还心有余悸。“当时人根本就站不稳,铺天盖地的海浪一阵阵冲击着船体,似乎要吞噬掉我们的船。每个人的精神都差不多要崩溃了。”从小生长在海边的林传平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大风浪,几天下来,船员们个个变了样,眼窝凹陷,脸瘦了一圈。记者 刘彩玲
塞内加尔共和国位于非洲西部,面积19.7万平方公里。人口1085万,有20多个民族,主要信奉伊斯兰教。官方语言为法语。首都达喀尔。属热带草原气候,沿海地区气候温和,内陆炎热,年平均气温29℃,最高气温可达45℃。
拥有500公里的海岸线和300平方公里的大陆架,渔业资源丰富,因此渔业是塞内加尔经济主要支柱之一,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0%。塞内加尔全国约有15万人从事捕鱼业,是第二大就业产业。
[相关链接]
捕鱼经验遭遇陌生海域
船队终于顺利到达塞内加尔。塞内加尔海洋资源丰富,海岸线约500公里,气候炎热,盛产章鱼、墨鱼、鲱鲤等,但由于当地生产技术落后,渔业捕捞主要依靠外国人,渔业外汇收入是该国的重要经济来源,此外还有硫磺矿业和花生种植。
第三天,船员们开始出海作业。林传平被留在陆地上,负责冷库、加工、物资仓库管理、船队的调配等工作,并着手日本渔业企业的接管工作。与林传平一同前去的温州海洋渔业公司渔轮副轮机长包希占,则担任一艘渔轮的轮机长,随船出海捕鱼。
“在陌生的海域捕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个地方有鱼,哪个地方藏着什么鱼,都得搞清楚,而且捕捞方式与国内也完全不同。中国海域大多海底较为平坦,而大西洋的海况和国内完全不一样,海底到处是险滩暗礁,稍不留神渔网就会报废,而恰恰只有这类海底,能捕到鱼。”包希占说,在国内的捕鱼经验,在那里根本用不上,“我们尝试用一艘船拖一张网,同时船上安个支架,放着不同种类的网。”
“温州人捕鱼有个特点,只要是鱼都捡到船里再说,但到了国外就完全不一样。”林传平解释,在很多国际水产交易市场上,鱼类的交易规格都是非常严格的。在国内,如果大规格带鱼里混入中规格带鱼,买鱼的人不会有大的意见,但到了国际市场上,买家会认为你存在欺诈行为,就不会买了。
温州船员所使用的渔船是从日本渔业企业接收过来的。“日本船员在演示了渔船操作规程后,本应该让我开,但每次都很不放心让我操作。”包希占说,事实上,他在国内就掌握了该渔船的操作规程。几次坚持驾驶后,日本船员被包希占的精湛技术折服。
有船员两年没“登陆”
到了塞内加尔,谁都想亲眼目睹一下非洲大陆,不过这种机会少之又少,因为按照“捕捞协定”,中方的捕捞船只除特殊情况外,一律不准靠岸。包希占作为轮机长,一年中最多也只有半个月时间才能享受一次这种“待遇”,有的船员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一次都没踏上过陆地。
“刚去时,我们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吃上肉,非常想吃。”包希占笑着说,最难熬的是刚到塞内加尔那段时间。刚去时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在很有限的休息时间里,他们找不到可以购买可口食物的地方。后来在当地船员的指引下,他们买到了好几斤肉,但不知为什么,在船上烧了很久都烧不熟。虽然他们很想吃肉,但吃到嘴里的肉硬得要命,只好放弃。此后好久他们都不碰猪肉,还好那里的猪肝、猪心等卖得很便宜,他们一有机会就买来吃。
“在陌生的国度里捕鱼,生活单调,就特别容易想家。有人甚至都想着放弃。但在上级的鼓励下,我们慢慢适应了在塞内加尔的生活。”包希占说,他们慢慢摸清了当地的捕鱼规律,产量越来越高,大家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单调归单调,现在想来,从来不觉得后悔。”
林传平回忆起那段日子,觉得是人生中值得留恋的时光。在大学里选修了日语的林传平,到塞内加尔刚好派上用场。原来,那里非常缺乏外语人才,也缺乏船队管理人才。因林传平有多年轮船调度工作经验,再加上能说一口日语,他很快被派去管理讲日语的40名黑人船员。“当地居民非常讲义气,如果你的本领和为人处事的方式被他接受,他会敬佩你,服从你的管理。”林传平自豪地说,在那里交了很多朋友。
在国外时间一长,思乡之情油然而生。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用上手机,也没有别的通讯设备,与家人惟一的联络方式就是写信。“一封信到达塞内加尔,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包希占说,当时最高兴的莫过于收到家人的来信,收到信后的好几天,心情都很愉快。
此后,我市又陆续派出渔轮远涉重洋捕鱼。1991年10月,我市派出两艘渔轮到西非捕鱼;1992年,我市之江1号、之江2号渔轮远航西非捕鱼;1993年,我市之江3号、之江4号渔轮也前往非洲捕鱼;1995年,我市船队远赴北太平洋捕鱼;1996年,我市船队远赴新西兰捕鱼;1998年我市船队远赴印度尼西亚捕鱼,这些渔船的航海以及捕捞设备等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版权声明:本文由养虾虎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高产资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温州人首次远涉非洲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