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冀煤焦钢产区“期货味儿”渐浓

新闻时讯 admin 浏览 条评论
晋冀煤焦钢产区“期货味儿”渐浓

编者按:黑色系期货品种前期出现一波大幅上扬行情后又迅速回落,目前期现货价格都进入振荡阶段。黑色产业链企业当前的生产经营情况究竟如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给相关企业带来哪些影响、企业运用期货工具辅助经营的效果如何?带着这些问题,期货日报记者近日跟随大商所考察团前往山西、河北产区,对当地煤焦钢企业进行了实地调研。

煤焦钢企业销售订单出现好转

今年以来,黑色系品种算是赚足了市场眼球,期现货价格的大幅波动让市场人士绷紧了弦。

记者近日随大商所考察团在山西和河北唐山调研时发现,当前煤焦供应偏紧的局面较今年4月份有所缓解,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供应还是偏紧。

“今年4月份,煤焦供需两旺的时候,各大钢厂采购负责人直接去焦化企业盯货,唯恐生产出来的焦炭被别的企业拉走,这样的景象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过了。”山西当地焦化企业人士说。

“当时焦炭的生产利润还算可观,现在焦化企业利润已经下降,目前利润水平普遍在100元/吨以下。不同企业由于成本控制水平不同,利润水平也有差异。”上述人士称,虽然利润有所下降,但与去年持续亏损相比,企业经营情况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企业普遍反映下游订单热情依然未消退,因此尽量都维持满负荷生产。

据山西地区焦化企业反映,当地炼焦煤等煤种缺货现象仍然存在,受制于原料因素,不少焦化企业无法达到满负荷生产状态。

此外,焦化企业的资金问题也成了行业的关注点。由于焦化企业采购原材料(炼焦煤)大多需要预付款,而销售焦炭给钢厂却大多面临滞后付款,部分企业甚至反映下游钢厂会压款3个月,焦化企业回款困难是长期存在的问题。随着去产能政策的落实,银行对焦化企业抽贷或不续贷,使得企业的资金状况雪上加霜。

今年以来,山西地区煤矿仍在严格执行限产,部分煤种依然处于供应偏紧的状态。随着限产的持续,全国煤炭产量明显下降。今年5月全国原煤产量为2.64亿吨,较4月下降400万吨,较去年4月更是大幅下降4500万吨。煤矿反映当前销售有微利,但算上资金成本后就变为盈亏持平,甚至是微亏的状态。

唐山地区一家大型钢企人士向记者反映,目前唐山地区处于环保限产最为严格的时期,文件要求唐山全部高炉焖炉、焦化企业延长结焦时间至48小时。但考虑到安全因素,钢厂限产采取部分高炉焖炉结合部分高炉检修,余留部分高炉继续生产的方式,这样既达到了限产效果,也保障了高炉生产的安全。

供给侧改革对于钢铁和煤炭企业生产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从全国高炉开工率数据可以看出,近两年国内钢厂的开工率已经从90%以上的高位,迅速下降到当前70%—80%的波动区间。

据唐山相关企业人士反映,当前煤焦钢市场的销售订单情况依然较为乐观,这与房地产新开工数据和投资持续向好,以及基建开工发力有直接关系。此外,人民币汇率仍处于下降通道,也有助于钢材及焦炭的对外出口。

“当前煤焦钢企业大多以销定产,维持低产成品库存及低原材料库存的策略,再加上中间贸易商的持续退出,导致整个黑色产业链都处于低库存状态。这决定了一旦产业链某个环节供应出现问题,或是下游需求出现年初那种集中式爆发,黑色系品种就会出现短时间内供不应求的局面。”唐山地区某贸易企业负责人表示。

但是从长期来看,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经济结构调整,都决定了黑色产业链终端需求长期向下的趋势不会改变。而我国钢铁、煤炭行业的过剩产能最终彻底出清,也要面临价格和退出产能的不断反复。

在国投安信期货煤焦钢研究员曹颖看来,黑色产业链彻底摆脱行业寒冬尚远,煤焦钢企业仍需忍受产品价格的长期低迷。在这样的环境下,煤焦钢企业都需要降本增效,逐渐学会利用期货工具为企业的经营保驾护航。

现货企业对期货重视度提高

记者今年已先后两次到山西和河北唐山考察,此次感受最深的就是越来越多的煤焦钢企业认识到了期货工具的重要性,在去产能的攻坚期开始期现“两手抓”。对于现货企业来说,或为原材料买入套保以控制成本,或对产成品卖出套保消化库存。

“前几年我们到山西各地走访煤炭企业,一说自己是期货公司的,企业人士大多找借口避而不见。因为他们不懂期货,也不想尝试着了解。如今,企业人士对期货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并利用现货优势参与套保,有的企业做得还真不错。”华泰期货太原营业部总经理赵凯说。

在唐山,期货日报记者见到了北京黑石创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EO杜梦华。“我们下属有现货企业,有一段时间企业做投机,我经常睡不好。如今企业都是正常的套期保值,现在睡觉也踏实了。面对行情的剧烈波动,有现货背景的企业选择套保交易无疑是最安全的。”杜梦华说。

“真正到期货市场做套保的企业,综合来看收益的话,比‘一条腿走路’好得多。”赵凯深有感触地说。

在山西,很多企业都把期货看作日常经营必不可少的工具。山西美锦能源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全国都有影响力的民营独立焦化企业,焦化年产能770万吨。就是这样一家行业龙头企业,在当前产业大环境下,也在不断探索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路子,进而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该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当前他们主要在三方面寻求突破:一是向产业链上下游拓展,以降低成本;二是进一步提高原材料利用效率,在降低入炉成本的同时,也在尝试向节能低耗的生产企业转型;三是调整思路,加强对期货工具的应用,大幅增加对期货团队及套保业务的投入。

据记者了解,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公司和旭阳焦化有限公司对焦化行业去产能也有深刻的认识,正在降本增效,通过灵活运用期货工具调整虚拟库存等方式,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近年来,受上下游的制约以及产能过剩的影响,焦化企业利润空间很小。与此同时,产品价格变动频繁,给焦化企业的盈利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常常处于亏损的境地,不得不依靠行业限产来自保。国内焦炭和焦煤期货上市后,为焦化企业提供了管理价格风险的工具。焦化企业在采购和销售过程中,不但积极参与套期保值,还将期货定价机制引入,探索“现货定价+期货套期保值+现货交割”的经营模式。

“从焦煤期现货价格的历史比较中也可以看出,焦煤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的变动方向基本一致,但期货价格的变动拐点一般早于现货价格,这就是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体现。”曹颖表示。

以此次调研的唐山某焦炭企业为例,该企业的焦煤库存一般在20天左右,但也会根据企业的生产计划以及对未来原材料价格的判断而调整。2016年春节后,该企业看到焦煤期货价格持续反弹,判断未来焦煤现货价格也将自低位反弹,就及时补充了焦煤库存。随后焦煤期现货价格一路上涨,加之山西地区煤矿实行限产政策,导致大量焦化企业因缺煤而无法提高开工率。但该企业却未雨绸缪备足了16—17天的炼焦煤用量,一直维持满负荷生产,保障了企业的收益。

“我们焦化企业可以参照焦煤期货价格,灵活地对自身原材料库存进行动态调整,可以有效地控制成本。”该企业负责人说。

钢企买入套保控制原料成本

在当前黑色系产能过剩、产品价格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有效控制成本是产业链企业生存下来的关键因素。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在期货盘面建立虚拟库存的企业,往往在成本控制方面更得心应手,在市场竞争中也会获得更大的优势。

2015年12月上旬,黑色系品种期价不断创出新低,12月10日铁矿石期货1605合约最低已跌至282.5元/吨,较62%品位铁矿石现货报价贴水约40元/吨。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期货处处长周耀臣告诉记者,公司通过在铁矿石期货市场买入套保,在低位锁定了原材料价格。

据他介绍,2015年11月底,公司基于2016年元旦前后的实际采购需求,在期货市场以300元/吨左右的价格,逐步买入了约6万吨的铁矿石期货头寸,建立了虚拟库存。此后,铁矿石期货价格不断走高,公司在今年元旦前后开始采购现货。期货部门紧跟现货采购节奏,逐步在330元/吨附近卖出期货头寸平仓,期货头寸获得近30元/吨的盈利,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铁矿石现货价格上涨带来的损失。“通过虚拟库存转化为现货库存的套保操作,规避了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这笔操作不仅帮助公司实现了降本的效果,一定程度上还提高了资金利用效率。”周耀臣说。

“这样的铁矿石买入套保操作,不仅帮助钢铁企业提前在低位锁定原材料采购价格,也给钢企带来了灵活调整现货采购节奏的机会,为企业更好地控制成本提供了有利条件。”曹颖表示。

“我们经常根据原材料实际采购需求在期货上套保,不管现货涨多少,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期货市场给原材料价格上保险。”周耀臣说。

在此次考察中,记者也走访了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在对1780立方米的高炉进行为期50天的检修,其余小高炉在焖炉,仅保留一个小高炉维持生产。当前公司生产利润仍然维持在100元/吨左右,下游订单情况良好。公司每年铁矿石用量约1300万吨,主要采购国外三大矿山的长协矿及港口现货;每年焦炭用量约400万吨,主要由河北当地的主流焦化厂供货。据了解,目前该公司原材料库存维持在相对偏低的水平。

据统计,唐山地区目前有40家高炉企业,共有高炉164座,高炉容积157130立方米。除去正常检修和停产高炉,有139座高炉受到环保限产影响,受影响高炉容积为15020立方米。“我们在关停北区产能的基础上,按照市政府统一部署继续进行烧结限产和高炉焖炉。”周耀臣说。

煤焦企业卖出套保消化库存

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黑色产业链的终端需求持续处于低迷状态,煤焦钢矿价格近几年进入下跌通道。产成品价格的不断下跌以及订单量的下滑,都会使生产企业的产品销售难度增加。

在这种背景下,利用相应的期货品种对产成品卖出套保,无论是提前锁定销售价格或是通过交割卖出过剩的半成品,都有助于提高企业的灵活度。尤其对于黑色产业链的贸易企业来说,灵活地利用期货市场消化现有过剩库存,是企业免受价格波动冲击的有效方法。

行业人士也直言,在目前的形势下,“一条腿”走路的企业注定辛苦,企业要想大而强,期货工具不可少。

汇丰焦化公司是唐山地区的一家焦化企业,在成本控制方面颇有心得,拥有自己的煤炭贸易公司,可以结合期货盘面情况灵活调整进口炼焦煤的采购节奏。据介绍,汇丰焦化公司焦炭年产能150万吨,年耗煤约220万吨。该企业出于资金回流和摊低生产成本等考虑,此前基本一直保持满负荷生产状态,但目前受当地环保限产影响产能已降至50%。目前该企业生产利润约100元/吨,全部来自副产品。

“该企业之所以能维持较好的盈利水平,主要因为其资产负债率极低。这与下游客户回款迅速以及企业对原材料采购节奏的灵活把握是分不开的。”曹颖说。

此外,该企业还耗资2亿元上了干熄焦项目,并配套升级了污水、排气处理系统,希望在未来环保限制越来越严格的市场环境中,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除了生产企业外,一些贸易企业也能很好地利用期货工具。唐山某煤炭贸易企业年贸易量约100多万吨,是唐山地区规模较大的焦煤进口商之一。该企业长期从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蒙古等国进口焦煤,销售给国内下游焦化企业。焦煤价格的持续下跌,给该企业的经营带来了严重影响。

据该企业负责人介绍,今年3月初企业连续签了一批焦煤进口订单,但下游焦化企业由于资金等问题,开工并未出现明显上升。因此,该企业的在途焦煤面临滞销。为了防范价格下行风险,企业就利用焦煤期货1605合约进行卖出套保。3月8日,焦煤期货1605合约涨至622.5元/吨,正好为该企业提供了卖出套保的机会,进口的13万吨焦煤平均套保成本为620元/吨,当时该企业进口焦煤成本价折合608元/吨。之后该企业在现货市场将这批进口焦煤卖出,也于3月14日对焦煤套保单进行了平仓,平仓平均成本为610元/吨。

曹颖认为,这样的卖出套保操作,不仅为该煤炭贸易企业提前锁定了一部分销售利润,也保证了该企业可以在现货市场灵活选择销售时机。也正是这样的套保操作,使该煤炭贸易企业能够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依然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转载请注明:郯城县优旺钢构 » 晋冀煤焦钢产区“期货味儿”渐浓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